犹太人注册

ag非凡同享:💰【ag88.shop】💰

2019年9月以来,澳大利亚多地发生严重山火,焚毁大片林地和大量房屋,造成人员伤亡,山火引发的烟雾一度造成悉尼等大城市空气质量严重下降,并飘散到近2000公里以外的新西兰,引起国际上广泛关注。

对于一场与气候异常有关的生态灾难,我国气象部门高度关注!国家卫星气象中心、国家气候中心、中央气象台利用风云气象卫星等手段,对澳大利亚东部山火进行监测,并结合相关气象资料,进行客观分析。结果表明:澳大利亚东部发生的持续大范围山火的主因是当地温高、雨少、风大;新南威尔士州和维多利亚州发生多处持续森林大火,其中新南威尔士州东部的火情最为严重,为近年来之最。

同时,澳大利亚大火也给我们提了个醒,冬春季是我国森林火灾多发的季节,今年的防火形势不容乐观,我们理应高度重视。

澳洲森林大火主因:温高、雨少、风大

据澳大利亚气象局最新发布的2019年年度气候报告——

澳大利亚年平均气温偏高1.52℃,比2013年创下的纪录(1.33℃)还高;

平均最高气温偏高2.09℃,也是有记录以来的最高;

同时降水量是有记录以来最少的一年。

热、干燥是澳大利亚2019年气候最突出的特点,是澳大利亚出现严重森林山火的主因。我国的气象卫星监测结果也证实了这一点——

风云三号D星监测的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等地平均地表温度图(2019年12月)显示,该月当地大部地区地表温度在50℃以上,沿海一带林区温度稍低。

春季温高雨少,有利于山火发生发展。2019年9月开始的澳大利亚森林大火发生在当地春夏之交的时节,本就是气温偏高降水少的时段,为常年森林山火的多发期。分析显示——

2019年南半球春季(北半球的9-11月),澳大利亚平均气温为有史以来第五高,平均最高气温偏高达到2.41℃(仅次于2014年同期,2.45℃),为近110年以来第二高;

最高气温突破历史记录的站数(9月7个,10月9个,11月51个)增加明显;

全国大部分地区降水偏少,平均降水量偏少超过6成,为近110年以来同期最少。

气温高、降水少,干旱突出,对森林山火的发生发展极为有利。

风云三号D星提供的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等地地表温度差异图(2019年12月vs2018年12月)表明,与2018年同期相比,澳大利亚东南部平均地表温度偏高约4℃,沿海森林一带受大范围林火影响地表温度偏高5至10℃。持续的温度偏高造成森林草原火险等级居高不下。

风大增加了山火的控制难度。2019年9-12月500hPa平均高度显示——

澳大利亚整体处于正高度距平控制之下,气温持续偏高;

850hPa风场显示,澳大利亚位于异常反气旋式环流东侧,大部地区受较强的异常偏南风控制,风速较常年同期偏大,有利于森林大火发展,增加了扑火的难度;

大气整层的水汽输送及辐合辐散条件显示,期间的水汽辐合条件较差,造成降水较常年同期偏少。

新南威尔士等地火点数较2018年同期显著偏多

风云三号D星获取的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等地火点分布图(左:2018年9-12月,右:2019年9-12月)

利用风云三号气象卫星火点信息统计分析表明,2019年9月至12月,新南威尔士州等地火点数较近年同期显著增加。与2018年同期相比,火点影响范围显著偏大,尤其在州东南部森林出现大片火点。

澳大利亚森林资源较少,主要分布在东部、南部、北部沿海的条带区域,以往山火多发生在内陆的草原、荒原及稀树草原,森林火灾相对较少。

此次多处森林发生严重火灾,焚毁大片林地,造成栖息在森林中的考拉等珍稀动物大量死亡,对当地生态环境带来灾难性影响。

在火灾中受伤的考拉与负鼠。(图片来源:REUTERS)

1月初新南威尔士州东南部、维多利亚州东部山火急剧发展

风云三号D星澳大利亚火情监测图(左)和火点叠加土地利用图(右)

风云三号D星于2020年1月4日火情监测图显示,在东西270公里、南北360公里的范围内,分布有大量火点,部分火区已蔓延至海滩附近,影响范围总计约7900平方公里,其中有13处火区影响范围均超过200平方公里,有2处火区影响范围约700平方公里。

参考土地利用数据,新南威尔士州东南部和维多利亚州东部的多处火区在森林地区。

新南威尔士等地山火烟雾严重影响空气质量

从2020年1月4日的风云三号D星真彩色图监测显示,新南威尔士州东南部和维多利亚东部持续燃烧的森林大火产生了大范围浓烟,对当地空气质量造成严重影响,并向东扩散。

从1月5日的风云三号D星真彩色图监测显示,澳大利亚东部山火引发的大片烟雾已飘散至新西兰北部,烟雾传输距离长达约2000公里,对当地空气质量产生影响。

从1月7日风云三号D星真彩色图监测显示,在澳大利亚东部海岸约6000公里处,仍可看到明显的烟雾信息。

今年我国森林火险预测

由于冬春季雨量和植物含水量较少,地被物干燥,再加上野外用火频繁,因此每年冬春季也是我国森林火灾多发的季节。为此,国家气候中心对2020年森林火险进行了预测:

预计1-2月份,西南地区北部、华南南部、西北地区降水偏少、气温偏高,森林火险等级较高。

预计春季(3-5月),华南地区大部降水明显偏少,气温偏高,森林火险等级极高;华中地区气温偏高明显,降水偏少,森林火险等级高;西南地区大部气温偏高、降水偏少,森林火险等级较高。另外,内蒙古东部和东北北部森林火险也较高。

预计夏季(6-8月),西南南部、华南西部、江南北部、长江下游沿江、华北北部、东北大部及内蒙中东部等地总体气温偏高、降水偏少,上述地区林区出现阶段性高等级森林火险的可能性较大。

预计秋季(9-11月),东北北部、内蒙古东北部、江南大部、华南北部、西南西部等区域温高雨少,森林火险等级高,其中内蒙古东北部、黑龙江北部、安徽西南部、湖南东部、江西大部、浙江、福建、广东北部、广西东北部森林火险气象等级极高。

(编辑:逍遥客)

<

2019年9月以来,澳大利亚多地发生严重山火,焚毁大片林地和大量房屋,造成人员伤亡,山火引发的烟雾一度造成悉尼等大城市空气质量严重下降,并飘散到近2000公里以外的新西兰,引起国际上广泛关注。

对于一场与气候异常有关的生态灾难,我国气象部门高度关注!国家卫星气象中心、国家气候中心、中央气象台利用风云气象卫星等手段,对澳大利亚东部山火进行监测,并结合相关气象资料,进行客观分析。结果表明:澳大利亚东部发生的持续大范围山火的主因是当地温高、雨少、风大;新南威尔士州和维多利亚州发生多处持续森林大火,其中新南威尔士州东部的火情最为严重,为近年来之最。

同时,澳大利亚大火也给我们提了个醒,冬春季是我国森林火灾多发的季节,今年的防火形势不容乐观,我们理应高度重视。

澳洲森林大火主因:温高、雨少、风大

据澳大利亚气象局最新发布的2019年年度气候报告——

澳大利亚年平均气温偏高1.52℃,比2013年创下的纪录(1.33℃)还高;

平均最高气温偏高2.09℃,也是有记录以来的最高;

同时降水量是有记录以来最少的一年。

热、干燥是澳大利亚2019年气候最突出的特点,是澳大利亚出现严重森林山火的主因。我国的气象卫星监测结果也证实了这一点——

风云三号D星监测的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等地平均地表温度图(2019年12月)显示,该月当地大部地区地表温度在50℃以上,沿海一带林区温度稍低。

春季温高雨少,有利于山火发生发展。2019年9月开始的澳大利亚森林大火发生在当地春夏之交的时节,本就是气温偏高降水少的时段,为常年森林山火的多发期。分析显示——

2019年南半球春季(北半球的9-11月),澳大利亚平均气温为有史以来第五高,平均最高气温偏高达到2.41℃(仅次于2014年同期,2.45℃),为近110年以来第二高;

最高气温突破历史记录的站数(9月7个,10月9个,11月51个)增加明显;

全国大部分地区降水偏少,平均降水量偏少超过6成,为近110年以来同期最少。

气温高、降水少,干旱突出,对森林山火的发生发展极为有利。

风云三号D星提供的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等地地表温度差异图(2019年12月vs2018年12月)表明,与2018年同期相比,澳大利亚东南部平均地表温度偏高约4℃,沿海森林一带受大范围林火影响地表温度偏高5至10℃。持续的温度偏高造成森林草原火险等级居高不下。

风大增加了山火的控制难度。2019年9-12月500hPa平均高度显示——

澳大利亚整体处于正高度距平控制之下,气温持续偏高;

850hPa风场显示,澳大利亚位于异常反气旋式环流东侧,大部地区受较强的异常偏南风控制,风速较常年同期偏大,有利于森林大火发展,增加了扑火的难度;

大气整层的水汽输送及辐合辐散条件显示,期间的水汽辐合条件较差,造成降水较常年同期偏少。

新南威尔士等地火点数较2018年同期显著偏多

风云三号D星获取的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等地火点分布图(左:2018年9-12月,右:2019年9-12月)

利用风云三号气象卫星火点信息统计分析表明,2019年9月至12月,新南威尔士州等地火点数较近年同期显著增加。与2018年同期相比,火点影响范围显著偏大,尤其在州东南部森林出现大片火点。

澳大利亚森林资源较少,主要分布在东部、南部、北部沿海的条带区域,以往山火多发生在内陆的草原、荒原及稀树草原,森林火灾相对较少。

此次多处森林发生严重火灾,焚毁大片林地,造成栖息在森林中的考拉等珍稀动物大量死亡,对当地生态环境带来灾难性影响。

在火灾中受伤的考拉与负鼠。(图片来源:REUTERS)

1月初新南威尔士州东南部、维多利亚州东部山火急剧发展

风云三号D星澳大利亚火情监测图(左)和火点叠加土地利用图(右)

风云三号D星于2020年1月4日火情监测图显示,在东西270公里、南北360公里的范围内,分布有大量火点,部分火区已蔓延至海滩附近,影响范围总计约7900平方公里,其中有13处火区影响范围均超过200平方公里,有2处火区影响范围约700平方公里。

参考土地利用数据,新南威尔士州东南部和维多利亚州东部的多处火区在森林地区。

新南威尔士等地山火烟雾严重影响空气质量

从2020年1月4日的风云三号D星真彩色图监测显示,新南威尔士州东南部和维多利亚东部持续燃烧的森林大火产生了大范围浓烟,对当地空气质量造成严重影响,并向东扩散。

从1月5日的风云三号D星真彩色图监测显示,澳大利亚东部山火引发的大片烟雾已飘散至新西兰北部,烟雾传输距离长达约2000公里,对当地空气质量产生影响。

从1月7日风云三号D星真彩色图监测显示,在澳大利亚东部海岸约6000公里处,仍可看到明显的烟雾信息。

今年我国森林火险预测

由于冬春季雨量和植物含水量较少,地被物干燥,再加上野外用火频繁,因此每年冬春季也是我国森林火灾多发的季节。为此,国家气候中心对2020年森林火险进行了预测:

预计1-2月份,西南地区北部、华南南部、西北地区降水偏少、气温偏高,森林火险等级较高。

预计春季(3-5月),华南地区大部降水明显偏少,气温偏高,森林火险等级极高;华中地区气温偏高明显,降水偏少,森林火险等级高;西南地区大部气温偏高、降水偏少,森林火险等级较高。另外,内蒙古东部和东北北部森林火险也较高。

预计夏季(6-8月),西南南部、华南西部、江南北部、长江下游沿江、华北北部、东北大部及内蒙中东部等地总体气温偏高、降水偏少,上述地区林区出现阶段性高等级森林火险的可能性较大。

预计秋季(9-11月),东北北部、内蒙古东北部、江南大部、华南北部、西南西部等区域温高雨少,森林火险等级高,其中内蒙古东北部、黑龙江北部、安徽西南部、湖南东部、江西大部、浙江、福建、广东北部、广西东北部森林火险气象等级极高。

(编辑:逍遥客)

<

澳洲大火权威分析报告!来自牵挂他们的中国气象人

2019年9月以来,澳大利亚多地发生严重山火,焚毁大片林地和大量房屋,造成人员伤亡,山火引发的烟雾一度造成悉尼等大城市空气质量严重下降,并飘散到近2000公里以外的新西兰,引起国际上广泛关注。

对于一场与气候异常有关的生态灾难,我国气象部门高度关注!国家卫星气象中心、国家气候中心、中央气象台利用风云气象卫星等手段,对澳大利亚东部山火进行监测,并结合相关气象资料,进行客观分析。结果表明:澳大利亚东部发生的持续大范围山火的主因是当地温高、雨少、风大;新南威尔士州和维多利亚州发生多处持续森林大火,其中新南威尔士州东部的火情最为严重,为近年来之最。

同时,澳大利亚大火也给我们提了个醒,冬春季是我国森林火灾多发的季节,今年的防火形势不容乐观,我们理应高度重视。

澳洲森林大火主因:温高、雨少、风大

据澳大利亚气象局最新发布的2019年年度气候报告——

澳大利亚年平均气温偏高1.52℃,比2013年创下的纪录(1.33℃)还高;

平均最高气温偏高2.09℃,也是有记录以来的最高;

同时降水量是有记录以来最少的一年。

热、干燥是澳大利亚2019年气候最突出的特点,是澳大利亚出现严重森林山火的主因。我国的气象卫星监测结果也证实了这一点——

风云三号D星监测的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等地平均地表温度图(2019年12月)显示,该月当地大部地区地表温度在50℃以上,沿海一带林区温度稍低。

春季温高雨少,有利于山火发生发展。2019年9月开始的澳大利亚森林大火发生在当地春夏之交的时节,本就是气温偏高降水少的时段,为常年森林山火的多发期。分析显示——

2019年南半球春季(北半球的9-11月),澳大利亚平均气温为有史以来第五高,平均最高气温偏高达到2.41℃(仅次于2014年同期,2.45℃),为近110年以来第二高;

最高气温突破历史记录的站数(9月7个,10月9个,11月51个)增加明显;

全国大部分地区降水偏少,平均降水量偏少超过6成,为近110年以来同期最少。

气温高、降水少,干旱突出,对森林山火的发生发展极为有利。

风云三号D星提供的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等地地表温度差异图(2019年12月vs2018年12月)表明,与2018年同期相比,澳大利亚东南部平均地表温度偏高约4℃,沿海森林一带受大范围林火影响地表温度偏高5至10℃。持续的温度偏高造成森林草原火险等级居高不下。

风大增加了山火的控制难度。2019年9-12月500hPa平均高度显示——

澳大利亚整体处于正高度距平控制之下,气温持续偏高;

850hPa风场显示,澳大利亚位于异常反气旋式环流东侧,大部地区受较强的异常偏南风控制,风速较常年同期偏大,有利于森林大火发展,增加了扑火的难度;

大气整层的水汽输送及辐合辐散条件显示,期间的水汽辐合条件较差,造成降水较常年同期偏少。

新南威尔士等地火点数较2018年同期显著偏多

风云三号D星获取的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等地火点分布图(左:2018年9-12月,右:2019年9-12月)

利用风云三号气象卫星火点信息统计分析表明,2019年9月至12月,新南威尔士州等地火点数较近年同期显著增加。与2018年同期相比,火点影响范围显著偏大,尤其在州东南部森林出现大片火点。

澳大利亚森林资源较少,主要分布在东部、南部、北部沿海的条带区域,以往山火多发生在内陆的草原、荒原及稀树草原,森林火灾相对较少。

此次多处森林发生严重火灾,焚毁大片林地,造成栖息在森林中的考拉等珍稀动物大量死亡,对当地生态环境带来灾难性影响。

在火灾中受伤的考拉与负鼠。(图片来源:REUTERS)

1月初新南威尔士州东南部、维多利亚州东部山火急剧发展

风云三号D星澳大利亚火情监测图(左)和火点叠加土地利用图(右)

风云三号D星于2020年1月4日火情监测图显示,在东西270公里、南北360公里的范围内,分布有大量火点,部分火区已蔓延至海滩附近,影响范围总计约7900平方公里,其中有13处火区影响范围均超过200平方公里,有2处火区影响范围约700平方公里。

参考土地利用数据,新南威尔士州东南部和维多利亚州东部的多处火区在森林地区。

新南威尔士等地山火烟雾严重影响空气质量

从2020年1月4日的风云三号D星真彩色图监测显示,新南威尔士州东南部和维多利亚东部持续燃烧的森林大火产生了大范围浓烟,对当地空气质量造成严重影响,并向东扩散。

从1月5日的风云三号D星真彩色图监测显示,澳大利亚东部山火引发的大片烟雾已飘散至新西兰北部,烟雾传输距离长达约2000公里,对当地空气质量产生影响。

从1月7日风云三号D星真彩色图监测显示,在澳大利亚东部海岸约6000公里处,仍可看到明显的烟雾信息。

今年我国森林火险预测

由于冬春季雨量和植物含水量较少,地被物干燥,再加上野外用火频繁,因此每年冬春季也是我国森林火灾多发的季节。为此,国家气候中心对2020年森林火险进行了预测:

预计1-2月份,西南地区北部、华南南部、西北地区降水偏少、气温偏高,森林火险等级较高。

预计春季(3-5月),华南地区大部降水明显偏少,气温偏高,森林火险等级极高;华中地区气温偏高明显,降水偏少,森林火险等级高;西南地区大部气温偏高、降水偏少,森林火险等级较高。另外,内蒙古东部和东北北部森林火险也较高。

预计夏季(6-8月),西南南部、华南西部、江南北部、长江下游沿江、华北北部、东北大部及内蒙中东部等地总体气温偏高、降水偏少,上述地区林区出现阶段性高等级森林火险的可能性较大。

预计秋季(9-11月),东北北部、内蒙古东北部、江南大部、华南北部、西南西部等区域温高雨少,森林火险等级高,其中内蒙古东北部、黑龙江北部、安徽西南部、湖南东部、江西大部、浙江、福建、广东北部、广西东北部森林火险气象等级极高。

(编辑:逍遥客)

<

2019年9月以来,澳大利亚多地发生严重山火,焚毁大片林地和大量房屋,造成人员伤亡,山火引发的烟雾一度造成悉尼等大城市空气质量严重下降,并飘散到近2000公里以外的新西兰,引起国际上广泛关注。

对于一场与气候异常有关的生态灾难,我国气象部门高度关注!国家卫星气象中心、国家气候中心、中央气象台利用风云气象卫星等手段,对澳大利亚东部山火进行监测,并结合相关气象资料,进行客观分析。结果表明:澳大利亚东部发生的持续大范围山火的主因是当地温高、雨少、风大;新南威尔士州和维多利亚州发生多处持续森林大火,其中新南威尔士州东部的火情最为严重,为近年来之最。

同时,澳大利亚大火也给我们提了个醒,冬春季是我国森林火灾多发的季节,今年的防火形势不容乐观,我们理应高度重视。

澳洲森林大火主因:温高、雨少、风大

据澳大利亚气象局最新发布的2019年年度气候报告——

澳大利亚年平均气温偏高1.52℃,比2013年创下的纪录(1.33℃)还高;

平均最高气温偏高2.09℃,也是有记录以来的最高;

同时降水量是有记录以来最少的一年。

热、干燥是澳大利亚2019年气候最突出的特点,是澳大利亚出现严重森林山火的主因。我国的气象卫星监测结果也证实了这一点——

风云三号D星监测的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等地平均地表温度图(2019年12月)显示,该月当地大部地区地表温度在50℃以上,沿海一带林区温度稍低。

春季温高雨少,有利于山火发生发展。2019年9月开始的澳大利亚森林大火发生在当地春夏之交的时节,本就是气温偏高降水少的时段,为常年森林山火的多发期。分析显示——

2019年南半球春季(北半球的9-11月),澳大利亚平均气温为有史以来第五高,平均最高气温偏高达到2.41℃(仅次于2014年同期,2.45℃),为近110年以来第二高;

最高气温突破历史记录的站数(9月7个,10月9个,11月51个)增加明显;

全国大部分地区降水偏少,平均降水量偏少超过6成,为近110年以来同期最少。

气温高、降水少,干旱突出,对森林山火的发生发展极为有利。

风云三号D星提供的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等地地表温度差异图(2019年12月vs2018年12月)表明,与2018年同期相比,澳大利亚东南部平均地表温度偏高约4℃,沿海森林一带受大范围林火影响地表温度偏高5至10℃。持续的温度偏高造成森林草原火险等级居高不下。

风大增加了山火的控制难度。2019年9-12月500hPa平均高度显示——

澳大利亚整体处于正高度距平控制之下,气温持续偏高;

850hPa风场显示,澳大利亚位于异常反气旋式环流东侧,大部地区受较强的异常偏南风控制,风速较常年同期偏大,有利于森林大火发展,增加了扑火的难度;

大气整层的水汽输送及辐合辐散条件显示,期间的水汽辐合条件较差,造成降水较常年同期偏少。

新南威尔士等地火点数较2018年同期显著偏多

风云三号D星获取的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等地火点分布图(左:2018年9-12月,右:2019年9-12月)

利用风云三号气象卫星火点信息统计分析表明,2019年9月至12月,新南威尔士州等地火点数较近年同期显著增加。与2018年同期相比,火点影响范围显著偏大,尤其在州东南部森林出现大片火点。

澳大利亚森林资源较少,主要分布在东部、南部、北部沿海的条带区域,以往山火多发生在内陆的草原、荒原及稀树草原,森林火灾相对较少。

此次多处森林发生严重火灾,焚毁大片林地,造成栖息在森林中的考拉等珍稀动物大量死亡,对当地生态环境带来灾难性影响。

在火灾中受伤的考拉与负鼠。(图片来源:REUTERS)

1月初新南威尔士州东南部、维多利亚州东部山火急剧发展

风云三号D星澳大利亚火情监测图(左)和火点叠加土地利用图(右)

风云三号D星于2020年1月4日火情监测图显示,在东西270公里、南北360公里的范围内,分布有大量火点,部分火区已蔓延至海滩附近,影响范围总计约7900平方公里,其中有13处火区影响范围均超过200平方公里,有2处火区影响范围约700平方公里。

参考土地利用数据,新南威尔士州东南部和维多利亚州东部的多处火区在森林地区。

新南威尔士等地山火烟雾严重影响空气质量

从2020年1月4日的风云三号D星真彩色图监测显示,新南威尔士州东南部和维多利亚东部持续燃烧的森林大火产生了大范围浓烟,对当地空气质量造成严重影响,并向东扩散。

从1月5日的风云三号D星真彩色图监测显示,澳大利亚东部山火引发的大片烟雾已飘散至新西兰北部,烟雾传输距离长达约2000公里,对当地空气质量产生影响。

从1月7日风云三号D星真彩色图监测显示,在澳大利亚东部海岸约6000公里处,仍可看到明显的烟雾信息。

今年我国森林火险预测

由于冬春季雨量和植物含水量较少,地被物干燥,再加上野外用火频繁,因此每年冬春季也是我国森林火灾多发的季节。为此,国家气候中心对2020年森林火险进行了预测:

预计1-2月份,西南地区北部、华南南部、西北地区降水偏少、气温偏高,森林火险等级较高。

预计春季(3-5月),华南地区大部降水明显偏少,气温偏高,森林火险等级极高;华中地区气温偏高明显,降水偏少,森林火险等级高;西南地区大部气温偏高、降水偏少,森林火险等级较高。另外,内蒙古东部和东北北部森林火险也较高。

预计夏季(6-8月),西南南部、华南西部、江南北部、长江下游沿江、华北北部、东北大部及内蒙中东部等地总体气温偏高、降水偏少,上述地区林区出现阶段性高等级森林火险的可能性较大。

预计秋季(9-11月),东北北部、内蒙古东北部、江南大部、华南北部、西南西部等区域温高雨少,森林火险等级高,其中内蒙古东北部、黑龙江北部、安徽西南部、湖南东部、江西大部、浙江、福建、广东北部、广西东北部森林火险气象等级极高。

(编辑:逍遥客)

<

澳洲大火权威分析报告!来自牵挂他们的中国气象人